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紀要 » 行業資訊 » 正文

生產疫苗玻璃瓶比生產疫苗更難嗎?尋找真相并不容易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7-21  瀏覽次數:769
核心提示:2020年7月4日,張文宏醫生在接受勞動報采訪的時候語出驚人,他說:裝疫苗的玻璃瓶的產量比疫苗還困難!這句話一出來,一下子就引
 2020年7月4日,張文宏醫生在接受勞動報采訪的時候語出驚人,他說:裝疫苗的玻璃瓶的產量比疫苗還困難!這句話一出來,一下子就引發了熱議,說實話,這也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因為這句話聽上去真的有點兒反常識,在我們大多數人的心目中,玻璃瓶實在是太常見的東西了,怎么可能比生產疫苗還難呢?我馬上開始在網上做調研,你還別說,張文宏醫生的這個說法還真不是他獨創的,在他之前,其實已經有非常多的相關報道了。

比如,2020年7月2日,國際金融報發表的新聞標題是《疫苗玻璃瓶全球告急!這家公司年內股價漲幅超120%》,在這篇報道中提到我國疫苗藥瓶生產的主要企業山東藥玻股票大漲,還提到,“不少參與新冠疫苗研制的生物醫藥公司都開始排隊搶購疫苗瓶。據悉,強生公司(Johnson&Johnson)已經從美國康寧公司(Corning)訂購了2.5億個疫苗專用玻璃瓶;另一家醫用玻璃制造商德國肖特(Schott)則已經接到了10億個玻璃瓶的訂單,這是其2年的產能”。

再往前追溯的話,其實早在6月份,國際上就已經不斷傳出疫苗玻璃瓶告急的新聞。

比如,被《時代雜志》評選為全球25個最佳金融網站之一的《商業內幕》在6月22日發了一篇報道,題目是:美國政府計劃撥款3.47億美元解決全球新冠疫苗玻璃瓶短缺問題。而且報道還說,疫苗玻璃瓶的警鐘還是大名鼎鼎的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敲響的。

3天后的6月25日,著名的彭博社也發了一篇新聞稿,說由于擔心玻璃瓶的短缺可能會阻礙新冠疫苗的快速部署,一系列玻璃瓶的大宗交易很快促成。彭博社援引了美國官方的數據,這些數據表明國際社會對疫苗玻璃瓶短缺的擔憂是合理的。

在張文宏醫生語出驚人之后,沒隔幾天,7月7日,新京報發了一則短訊,標題似乎就是在為張文宏醫生背書:疫苗玻璃瓶生產告急!上半年玻璃制造企業新增2萬家。

聽我講到這里,你大概會認為,生產疫苗玻璃瓶看來確實比生產疫苗還難,想想真夠窩心啊,前段時間天天盼著疫苗啥時候出來,現在好了,疫苗眼看著要出來了,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居然又冒出個玻璃危機。

不過,很多事情是這樣,如果你先預設一個觀點,然后努力去為這個觀點查找正面證據的話,你往往能找到很多證據,加強你對這個觀點的信念。但如果你不預設這個觀點是正確的,而努力去查找正反面證據的話,你往往能得到更全面客觀的看法。

我在看了大量的新聞報道以后,發現唯一能確認的一個事實就是: 對疫苗玻璃瓶產能短缺的擔憂是一個事實。但并不能由此就推導出,當疫苗正式研制成功后,玻璃瓶就一定會不夠用這個觀點。這就像我們現在擔心明年糧食會不夠吃,于是就開始深挖洞、廣積糧,但深挖洞、廣積糧這個行為卻不能作為明年糧食肯定會不夠吃的證據。

我們先來看幾個反面觀點的證據:

2020年5月17日,北京日報旗下的京報網發的新聞標題是:疫苗瓶可年產80億支以上,我國新冠疫苗生產無“瓶頸”。新聞中說:針對疫苗玻璃瓶面臨嚴重不足的問題,中國疫苗行業協會給出權威回應,明確表示我國疫苗瓶年產量至少可達80億支以上,完全能夠滿足新冠疫苗的生產需求。疫苗瓶生產企業目前擁有充足的準備時間和產能基礎,只要新冠疫苗研發成功,確定了包裝產品的形式和規格型號,疫苗瓶生產企業可以迅速釋放產能,持續有序地滿足市場需求。

中國疫苗行業協會在這個問題上的回應,我認為信源等級是很高的。

再比如:環球時報英文版6月23日的新聞標題是《業內人士表示,中國可以打破疫苗瓶的瓶頸》。

就我上面所舉的正反二面觀點的證據來看,似乎是勢均力敵的。所以,這個問題的真相查到這里,其實我并沒有找到。我還需要繼續深入去了解與此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行業現狀,才能最終給大家一個較為可靠的結論。

咱們先來看一下這個小小的疫苗玻璃瓶和普通的玻璃瓶到底有什么不同。別看一個小小的藥瓶子,如果深入了解的話,里面的門道還真的是不少。在查閱了我國以及歐盟、美國的相關行業標準的資料后,我大致弄清楚了有關藥瓶的基本知識。

在醫藥領域使用的玻璃瓶可以分成四種類型,在行業中一般稱為1型、2型、3型、4型,數字越小的型號,品質也越高。從原材料的角度來說,1型玻璃用的材料叫“硼硅”,顧名思義,就是含有硼元素和硅元素,因此也叫硼硅玻璃。2、3、4型玻璃用的材料都是“鈉鈣硅酸鹽”。1型玻璃是品質最高的,根據硼含量的多少,它又可以分為高硼硅、中硼硅和低硼硅玻璃三種。這其中,中硼硅玻璃又是1型玻璃中最好的。它的好,對于藥物制劑來說,體現在高抗熱沖擊性能和高耐水解性能。通俗地說,就是疫苗放在里面保質期會更長,更不容易壞。而在國際上,疫苗制劑的首選存放容器就是中硼硅玻璃瓶。我們在一開始給大家念的那些國際新聞中,提到的短缺的玻璃瓶其實都是特指這種中硼硅玻璃瓶。因為按照發達國家的標準,比如歐盟、美國等,裝疫苗的玻璃瓶,強制要求這種最高品質的中硼硅玻璃瓶?;蛘哒f,在正常情況下,中硼硅玻璃瓶是裝疫苗的首選、默認值。

有了上面這些知識后,我開始明白,“裝疫苗的玻璃瓶在疫苗研制成功后到底是否夠用”這個問題其實包含了兩個問題:

1.全球中硼硅玻璃的產能到底是否能滿足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的需求?

2.如果中硼硅玻璃瓶的產能滿足不了需求,那么其他類型的玻璃瓶是否能作為替代品呢?

只有以上兩個問題都是否定的答案時,我們才能得出張文宏醫生說的那個結論。

既然有了方向,那就一個問題一個問題搞清楚。首先,中硼硅玻璃的產能到底會不會遇到瓶頸呢?在中國產業信息網上,我查到有關中硼硅藥用玻璃的全球總體概況的數據。

全球總產能大約是50萬噸。德國的肖特公司是這個行業的絕對龍頭老大,一家企業就占到了全球總市場份額的50%,約25萬噸,另外一家美國的肯堡(Kimble)公司和日本的電氣硝子NEG公司加起來占到了市場份額的40%,剩下的10%才是被全球的其他所有企業瓜分,從這里可以看出,在中硼硅玻璃這個細分市場,之前我們提到的山東藥玻的份額是非常微小的。

注意,上面的數據是產能,不是實際用量。在中國產業信息網上還有一個數據,2019年全球中硼硅玻璃的總用量約為25萬噸。

換句話說,假如中國產業信息網的數據是可靠的,那么全球產能的一半都還沒有得到充分的釋放。但我也注意到,中國產業信息網上的數據來源寫的是“根據公開資料整理”,這就使得可信度打了折扣。但不管怎樣,也是可以作為交叉比對的一方證據。

中國產業網的信息至少讓我確定一點,全球生產中硼硅藥玻的龍頭老大是德國的肖特公司。那么,順藤摸瓜,我繼續從占市場 50% 份額的老大身上挖掘信息。打開肖特公司的官網,沒費多少力氣,我就看到一條新聞:肖特公司現在產量就能滿足每年10億劑疫苗用瓶?,F在,肖特決定增產再造10億劑疫苗用瓶,總共20億劑。肖特公司去年底在浙江縉云開工建設一個新廠,今年底就能投入生產,年產量預2萬噸中硼硅,這個產量大約可以滿足10億到20億劑疫苗的用瓶需要。

不過,最有價值的信息還是直接來自肖特公司官方的一手信息。為此,我給肖特公司中國區市場部發去了咨詢郵件,希望就幾個關鍵問題得到肖特公司的官方回應。三天后,我收到了肖特公司的正式官方回復郵件。

肖特公司明確表示,國際金融報7月2日報道中的“10億個玻璃瓶的訂單是肖特公司2年的產能”,“此數據是完全錯誤的”。

我問肖特公司:對張文宏醫生所擔憂的疫苗玻璃瓶未來嚴重短缺怎么看?

肖特公司回復說:我們已經與幾乎所有大型制藥公司簽訂了合同,分別在2020和2021年為他們提供藥用玻璃容器。我們有信心在未來的幾個月甚至幾年中很好地平衡需求和產能。在全球新冠病毒爆發之前,我們已經啟動了肖特公司整個135年歷史上最大的投資計劃,并且所有的投資計劃都在按期執行。

在郵件的末尾,肖特公司總結道:作為高品質初始醫藥包裝解決方案的領導者,我們已經擴大了在中國乃至全球的產能。我們所有的擴張計劃與客戶的預期和可預見需求保持一致。

大公司市場部門的回復一般會說的比較嚴謹和含蓄,以我多年的采訪經驗,肖特公司的這段回復在我看來,基本上就等于表示:至少他們很有信心滿足今后市場的旺盛需求。

看完肖特公司的正式回應后,我接下去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我國的需求量是多少億支呢?很遺憾,這個問題沒有準確的答案,因為不確定因素太多。但我根據全國14億的總人口,每個人注射2劑疫苗來算,疫苗需求的極大值是28億劑。當然,實際使用量肯定會低于這個數字。這里還有個知識,我國現在的疫苗一般情況下都是一個瓶子裝一劑疫苗,但并不是非要這樣的。實際上在世界很多地方,集中接種時,為了避免浪費,也可以一個瓶子裝5到10劑,甚至更多。新冠疫苗出來后,一個地區的人集體接種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從節約疫苗瓶的角度出發,也完全可以采用一個瓶子裝多人次劑量的方案。這樣算下來,我認為肖特公司的觀點,即疫苗玻璃瓶供應不會短缺的觀點是可信的。疫苗瓶短缺的情況并沒有一些媒體報道得那么可怕。

而且,仔細看我最初提到的那些英文報道,我們也可以發現,正是因為全球對疫苗瓶可能短缺的重視,以至全球從政府到企業都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而且都顯示出了信心。

至此,綜合以上所有證據和分析,我得出的第一個結論是: 即便未來全世界生產的新冠疫苗全部都采用最高規格的中硼硅玻璃瓶來裝,全球的現有產能加上能夠擴大的潛力,是基本滿足需要的。

然后我們再來看第二個問題,新冠疫苗是不是必須要用中硼硅玻璃瓶來裝?其他類型的玻璃瓶可不可以用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相對容易找到,我先說結論: 不是一定要用中硼硅玻璃瓶來裝,在應急情況下,甚至在正常情況下,也必然會有企業用其他類型的瓶子來裝,這個事情在我國于情、于法都還能講得通。

我們先來看一個事實:根據《中國藥用玻璃包裝深度調研與投資戰略報告(2019版)》,我國每年生產生物制劑、疫苗等各類注射劑的規模在300億支以上,但是國內一年生產的相對符合國際標準的I類瓶的規模也僅在30億支上下,國內藥企大量使用的是低硼硅玻璃以及鈉鈣玻璃。

這與我詢問制藥行業的朋友得到的回答也是一致的。也就是說,出于性價比的考慮,國內本來就不是全部用中硼硅玻璃瓶來裝疫苗的。當然,這從科學性上來說,肯定是落后于歐美發達國家的。但這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

裝疫苗肯定是用中硼硅玻璃瓶更好,但我們談社會問題無法脫離經濟和國情。中國藥監局也在逐步推進藥用玻璃瓶的強制標準。我國現在執行中的法規是藥監局2015年正式實施的版本,并沒有強制要求使用中硼硅玻璃瓶。但2017年頒布的新政策的征求意見稿中已經寫入:不建議使用低硼硅玻璃和鈉鈣玻璃。2019年再次修訂征求意見稿,標志著強制要求使用中硼硅玻璃瓶的政策開始啟動。

新政策什么時候正式實施,我相信國家有關部門一定會充分考慮到方方面面的情況,選擇最合適的時機。

換句話說,我們絕大多數人小時候打的疫苗,用的瓶子都不是現在的這種中硼硅玻璃。如果情勢所逼,我們只有兩個選項:“不打疫苗”和“打非中硼硅瓶裝的疫苗”。于情于理都應該選擇后者。這個有點像汽油標號的升級,從90號到92號、95號,從環保的角度來講肯定是越來越有意義,但什么時候強制淘汰現在的92號汽油呢?需要滿足“有足夠的油”和“大多數人用得起”這兩個條件。畢竟,92號汽油也還是能讓汽車跑起來,對環境的危害也在可控范圍內。

這次新冠疫苗的研制成功,說不定還能成為我國推進藥用玻璃瓶產業升級的一個重要契機呢。

最后,再給大家一個結論:

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我相信藥瓶不會成為我們打上合格、有效疫苗的攔路虎。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沙河玻璃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沙河玻璃網www.infotfy.com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沙河玻璃網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沙河玻璃網www.infotfy.com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相關評論

 
更多..最新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国产高清亚洲日韩字幕一区_精品视频国产香蕉尹人视频_精品精品国产男人的天堂